束有春:有感于中華書局圖書出版紕漏連連
              2018-10-14 17:32:00  來源:中國江蘇網  作者:束有春  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聽新聞

                大凡接受過高等院校文科教育或對文史愛好的人,在到書店購書時,往往有個習慣:首先是認出版社,用今天大家掛在嘴邊的話說,就是認“品牌”,因為圖書出版也有品牌。對那些歷史悠久、出版書籍檔次較高的出版社出版的書,是充分信任,因為這些品牌出版社出版的書,學術質量高,印刷質量更不用懷疑。在我們的心目中,三聯書店、商務印書館、中華書局等出版社,既是出版界的“老字號”,又是出版界公認的品牌,更是讀者認可的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經歷近70年的發展,我國現在有多少出版社,我沒有獲得確切數據的渠道,通過網上搜索發現,2015年統計數字顯示是581家,估計經過近兩年的發展,全國的出版社離600家不遠了,我國堪稱出版大國。不知是否出于讀書人的嗅覺,我們一直擔心中國圖書出版質量,擔心那些唯利是圖的新生代出版社給中國出版業帶來詬病;我們一直呵護并關注那些資深的老字號“品牌”出版社,希望它們能夠帶好頭,為中國出版界立標引航;我們也一直想說,中國出版界早已是亂象叢生,“爛書”早已泛濫成災、堆滿了倉庫。但我今天想說的是另一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,這件事與中華書局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退休后,終于可以喘口氣,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小書房里,享受閱讀的快樂了,彌補這些年讀書時間少的缺憾。我給自己訂了個閱讀計劃,其中有一項就是在幾年時間內,系統翻閱二十五史,盡管前四史、尤其是《史記》已經翻閱破舊了,但還是決定要從頭翻閱。二十五史權威版本,毫無疑問是中華書局出版的版本,我早已具備了完整的一套。近日翻閱至《魏書》,讓我再次感到困惑:書的開篇“序紀第一”少了第1頁至12頁整整12頁,目錄之后,直接是第13頁“九年,石虎遣使朝貢”一頁。這是中華書局于2009年8月出版印刷的版本。我頓時茫然,立即感覺到,中華書局出版的書又出紕漏了,這個紕漏不是一個字兩個字的差錯遺漏,而是整頁整頁的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“又”字從何而來?

                時光倒回到30多年前的1986年,當時我從淮陰路過揚州,在揚州市的古籍書店里買到了清代學者方玉潤的《詩經原始》。這本書是由中華書局1986年2月出版,在當時的圖書出版發行能力還十分落后的情況下,我能夠買到當年新出版、而自己一直想擁有的書,其感覺如同淘寶人淘到一件寶貝一樣高興。君不知,這類書在大學圖書館中是很難借到的,縱然有一兩本,也早已被老教授們長期使用去了。我的碩士研究生主攻方向是先秦文學,所以,《詩經原始》一書必讀。但在閱讀過程中,竟然發現該書有大量的、整頁整頁的空白,許多內容難以一睹。當時未及統計有多少頁空白,苦于沒有時間去理會,只好將其放在書櫥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眼前又出現了驚人相同的一幕。我從書櫥里把《詩經原始》翻出來,發現其中的空白頁主要集中在上冊當中,有:P268-269、272-273、276-277、280-281、284-285、288-289、292-293、296-297,竟多達16頁。當時自己也在空白處寫下“荒唐”、“太混”、“遺憾”等字樣,其生氣的程度可想而知。誰料想,時隔30多年后的今天,我又碰到了同樣情況,從《詩經原始》到《魏書》,從1986到2009,中華書局的出版質量再次出現紕漏!不知其他讀者有無遇到我這樣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中華書局,我心目中的品牌出版社,現在我已找不到贊美你的詞語。難道在“熙熙攘攘”的環境里,你也已丟掉了昔日的尊嚴和高尚?

                有春嘆曰:

                漢字紙張印刷術,

                華夏文明三色譜。

                惜紙敬字古風在,

                誰人識得無字書?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單位:江蘇省炎黃文化研究會)

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責編:李艷玲 崔欣
              下一篇
             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