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科院院士談奧數:真的有利于數學思維嗎
              2018-10-16 10:10:00  來源:中國教育報  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聽新聞

                一邊是十多年來相關部門和地方三令五申“禁奧”,一邊是奧數越禁越火,甚至連當前的大學生也在咨詢暑期高等數學研討班事宜,儼然奧數已成為高等學府精英教育的一部分。那么奧數教學是否真的有利于學生的數學思維發展?這一問題成為當前教育界關心的重要議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我們那個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的年代,在沒有任何國際學術交流的封閉而簡陋的環境中,數學學習一直從培養興趣出發。我也因此在函數論研究領域有所成就,為數學發展做出了中國人的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  數學教育本質上是一種素質教育,為此數學學習要理解和掌握數學的本質,學習蘊含的數學思考和思維方法。若是偏離了培養學生學習數學的興趣、開發思維能力的初衷,家長或學生學習奧數就具有太多的功利性。這就偏離了奧數的宗旨。

                國際奧數競賽,是給對數學有興趣、學有余力的高中生——尤其是高二、高三數學成績前5%的學生,準備的一種有益的學科拓展活動。1986年中國開始參與國際奧賽,來自北京和上海的兩名中學生去參加,上海那名學生得了三等獎。其實這也是中國比較真實的水平。隨后,中國正式參加國際奧數競賽活動,每隊派6名選手,并開始了選拔集訓模式,每年都收獲不少金牌,中國隊總成績逐步名列世界前茅,引起國際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,國際奧數競賽的組織者專門詢問我:“中國隊選手連續取得這么好的成績,賽前集訓多長時間?”了解他的言下之意,我輕描淡寫地說:“大概兩三周吧。”事實上,國際奧賽每年7月左右舉辦,中國隊選手經過寒假冬令營選拔后,就要開始長達半年的專項集訓,講授各種解題技巧。這與國外選手大多比較自然的參賽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參賽獲獎選手大多被國內名校直接錄取,也是一條升學道路,引起了許多人的重視。結果本來是少數人的游戲,現在愈演愈烈,竟然變成全民培訓,而且延伸到小學,甚至一年級就開始了。但是,這對大多數學生來說是非常不好的,尤其是一些數學興趣不高的孩子,會極大傷害他們對學習的興趣,甚至影響其他功課的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  高等數學與初等數學有很大差別。對于中小學生而言,學好初等數學,打下一定基礎再學高等數學,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事情,而不是被外在力量強迫著學習。當下全民皆舉的數學培訓,基本是一些解題技巧的灌輸,已經脫離了數學教育思維鍛煉的本質,尤其以得金牌為目標的培訓更是不可取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像許多運動員,通過大運動量的極限訓練,以金牌為唯一追求,這完全背離體育精神。這樣的運動員也很少能成為體育家。清華大學馬約翰先生是一名真正的體育家,他身體力行體育鍛煉和運動精神,引導學生每天堅持體育鍛煉,使體育運動在清華形成一個優良傳統,影響一代又一代人。這與金牌教育理念完全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時下有一種“人才培養要贏在起跑線上”的流行說法,實則不然。現在的教育比較反常,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對學生管理得很嚴苛,把所有的力氣都消耗在考試上,造成許多學生上大學后對學習毫無興趣而怠學。

                人的成才好比馬拉松賽跑,如果前幾百米或者一兩千米就把體力耗盡,精疲力竭,后面的長距離怎么能跑得下去?有些機構已將課外學習辦成賺錢的產業,以“不能輸在起跑線上”作為幌子,實際上這是以賺錢為目的,增加家長和社會焦慮感,是糊弄人的,與教育成才沒有什么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學習數學,勤奮是非常重要的。因為現在數學領域分布很廣,人們需要很多數學積累才能深入研究,這與100年前存在許多領域待發展的數學世界不同。當然,學好數學需要有悟性,否則難以入門。天賦與勤奮對于數學家而言,都非常重要。這個不好具體量化,現在學好數學需要更加勤奮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社會的大環境下,一些家長、老師會給孩子灌輸一些功利想法,影響到孩子做出偏離數學的選擇。許多學純數學的人,紛紛轉身應用領域,甚至改學金融工程,投身投資界。對于有天賦的孩子,要有遠大的追求——為科學和人類做出更大的貢獻,而不僅僅是考慮職業和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  數學最本質、最核心的部分是純數學,只有純數學才可以感受到數學的真與美。應用數學不一樣,一般不是用真和美來衡量,而是以應用的廣度和效用來衡量。真正對數學有興趣、有才華的孩子,應該去研究純數學,才能做出較好的貢獻。一些頗有天賦學數學的孩子,因受到家長的影響而轉向應用甚至轉行,其實是頗可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當下孩子的學業負擔過重我也頗為擔心。聽說外地一些學校,孩子每天學到夜里12點,早晨5點就起床,一天只休息五六個小時。長時間這樣,孩子怎么受得了?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著名數學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,鐘秀斌采訪整理)

                《中國教育報》2018年10月15日第5版

              標簽:數學;中國科學院院士;著名數學家
              責編:王凰 崔欣
              下一篇
             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